湖北省普法工作辦公室主辦
帳號: 密碼:
誰執法誰普法理論研討視頻展播專題專欄法治文化普法微信
湖北法治網 >  理論研討 >  內容頁 

認罪認罰從寬與刑事辯護的訴訟合意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02日  來源:檢察日報  編輯:袁君子

曹堅

“兩高三部”《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專門規定了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辯護權的保障。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與辯護制度的訴訟價值與訴訟目的并行不悖,在訴訟功能上彼此增效,認罪認罰從寬并不會限制辯護權的行使。

認罪認罰從寬與刑事辯護制度在訴訟價值上高度共融,追求的訴訟目的相當接近。檢察指控與刑事辯護因訴訟角色和分工的不同,天然具有不同的訴訟立場,但是必須客觀認識到,無論是審查逮捕、審查起訴還是辯護,訴訟雙方在對案件事實的客觀尊重、對訴訟程序的嚴格遵守、對被追訴人訴訟權利的充分保障等方面具有共同的價值立場。認罪認罰從寬的價值在于以有限的刑事司法資源集約化地處理數量龐大的爭議不大的案件,而被追訴人在辯護律師、值班律師的專業幫助下,放棄沒有證據基礎或法理依據的無效對抗,以積極認罪、悔罪、退賠的態度,獲得檢察機關在程序上的簡化處理和在實體上的從寬認定,這對及時化解社會矛盾,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被害人的合法權益,提升刑事治理的科學性,均極具實際意義。認罪認罰從寬要切實發揮其制度設計時所期許的作用功效,真正實現刑事訴訟懲罰與保護并重的訴訟目的,必須充分重視刑事辯護的功能作用,實現兩種制度運行的同頻共振?!兑庖姟穼U乱幎?ldquo;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辯護權保障”,在檢察受理的訴訟環節須充分聽取和有效吸收辯護律師、值班律師的意見和建議,杜絕被迫認罪、片面認罪等背離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價值的現象。簡言之,離開了辯護制度的充分介入與有力支撐,認罪認罰從寬的客觀性、合法性、正當性均會受到質疑。實踐中,檢察機關要以有效的訴訟舉措全面保障和落實辯護律師和值班律師的會見權、閱卷權、建議權和異議權,求同存異,尊重事實,科學妥善全面地推進認罪認罰工作。

認罪認罰從寬與刑事辯護的訴訟合意是在對抗與協商的訴訟過程中形成的控辯認識的最大公約數。認罪認罰的制度價值設計天然蘊含著客觀公正高效的訴訟價值,在其訴訟化進程中必須通過有效渠道客觀全面聽取和采納合理的辯護意見,以協商達致和解合意。所謂訴訟合意的最大公約數,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施壓,也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無原則遷就與妥協,而是建構在案件事實證據基礎上,依據法律和情節,各自從己方的訴訟目的出發判斷出案件的合理處理框架,在彼此交叉共有的處理框架范圍內理性選擇作出最有利于己方的取舍,從而達成共同可接受的案件處理結果。

一方面,檢察官在認罪認罰中發揮的主導作用更多的是體現對認罪認罰訴訟程序進程的主導,而非簡單的對認罪認罰結果的主導。在犯罪事實、證據、情節簡單的案件中,能夠快速高效地形成控辯雙方對認罪認罰的合意,但在相對復雜的案件中,這種合意的形成并非一帆風順,需要反復多次地協商。檢察官的主導功能就是要以客觀、韌性的態度推進認罪認罰,用事實、證據、法律、情理因勢利導,逐漸爭取被追訴人的認罪,獲得辯護人的理解和配合。在這個過程中,辦案檢察官必然通過提審、律師約見、閱看法律意見書等途徑充分聽取辯護意見,并通過意見交換形式求同存異,形成雙方可接受的處理結果。另一方面,辯護律師和值班律師在認罪認罰中不是消極被動的角色,而應有效發揮意見表達、程序建議和結果磋商的功能,依法維護被追訴人的合法權益。值班律師要注重發揮實質功能,切實擔負起為被追訴人提供法律咨詢服務的作用。當然,值班律師和辯護律師在訴訟功能上存在一定差異,主要是體現在辯護權的行使上,實踐中要注意發揮好值班律師和辯護律師的互補作用。為防止值班律師作用流于形式,有必要科學考察值班律師的資質和業績,動態配備值班律師的數量,使其在輕微刑事案件的認罪認罰工作中真正發揮作用。對有爭議或有一定復雜性的案件,被追訴人沒有聘請律師的,建議為其指定法律援助律師,由更為專業的辯護律師為其行使辯護權。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客觀上能夠起到助推辯護效果的作用。刑事辯護的要義在于,依據事實和法律,依法全面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訴訟程序權利,依法爭取對其最為有利的處理方式和認定結論。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實施,使得辯護效果的體現得以極大地提前實現,使得被追訴人對自己可能承受的刑罰得以提前獲知,而這種相對確定甚至非常確定的處理預期正是刑事辯護所孜孜追求的訴訟目的。具體而言包括:第一,對沒有爭議的輕微犯罪案件,辯護的重點是程序的適用及預期的刑罰。例如,在認罪的前提下提出不予批準逮捕、變更強制措施、適用相對不起訴的程序性請求,由辦案檢察官進行全面評估決定是否同意。在認罪的前提下,就量刑問題與辦案檢察官進行溝通,具體到幅度刑的幅度和確定刑的確定刑期。第二,對有爭議但是被追訴人有認罪認罰意愿的案件,辯護的重點無疑是最大限度地與檢察機關達成相對的共識。在單獨犯罪案件中,被追訴人及其辯護人對案件事實的性質有不同認識的,但是表示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對檢察機關的量刑意見能夠接受的,不會影響到認罪認罰從寬,不能將對行為性質的辯解曲解為不認罪。在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共犯愿意認罪的,其辯護人提出的從寬處理的意見被檢察機關采納的,可以在量刑建議中體現,根據具體情況還可考慮是否予以變更強制措施,不能因為其他共犯不認罪而影響對其他共犯的認罪認罰從寬的處理。第三,對控辯雙方有爭議的認罪認罰案件,可以為后續的庭審活動提煉出爭點,引導辯護人圍繞爭點在庭審中發表針對性強的辯護意見。無論起訴指控還是辯護辯解,在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格局中,各自的效果效率都得到了明顯提升,必然呈現出刑事訴訟多方共筑、良性運作的局面。

(作者為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全國檢察業務專家)

法治文化
理論研討
法治人物
普法動態
友情鏈接
鄂ICP備05001568號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湖北省普法工作辦公室·湖北法治網 版權所有
欢乐麻将怎么没有好友房了